第十八章分手

    她朝着他们招招手,“你们多保重。(w?)”

    阿德卡还以为她在和他玩耍,也举起小手摇摇。

    就见她也是笑着眨眨眼。

    转过身去。

    迈着十分轻松的步伐走了。

    她的脚步很坚定,并没有回头。

    在她身后,瑞卡和南希两个人看着她走远。

    南希这才转头问“你怎么想起来把它给了她?”

    她是带着几分试探的。

    对余颖她是有些忌讳的。

    因为她看出来这位很有心计,也有手腕。

    这一点,她是有些不敢放心的。

    尤其是阿德卡还小。

    跟着他们的人也已经是折损完。

    要是余颖想要起坏心,那么他们只怕是不好。

    好在她并不是坏人。

    同行了一段时间后,才知道这位是女的。

    而不是男的。

    知道后,她十分惊讶。

    但后来余颖的表现十分出色,根本就不逊于男子。

    打消了她的疑虑。

    至于瑞卡从一开始,就很信任余颖。

    他感觉大概因为余颖是女子的缘故,特别心细。

    这么一路上相处的很和睦。

    瑞卡作为领头人,他相当的聪明。

    自然看出来余颖是有真本事的。

    为此他很欣赏余颖。

    即使他不知道她的出身来历。

    余颖还拒绝了他的邀请。

    但他还是想着好好和她打好关系。

    他看的很清楚,这位走得好,会一冲飞天的。

    另外,他特别羡慕余颖拥有的强大武力,这一点他永远无法做到。

    上天给了他一个超级大脑后,却拿走了他的运动天赋。

    正是因为自己没有,才会很羡慕别人的天赋。

    他一直记得,余颖救过他们好几次。

    结果到了地盘,却不能让人家进去休息一下。

    有些过分。

    让人感觉有些过河拆桥。

    他看的出来,余颖这人和他不是一路人。

    像她一样的人,应该是喜欢那种天高任鸟飞的生活。

    而他则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使命,那就是辅佐好小主人。

    根本就是两路人。

    这意味着,他以后基本没有机会和她相遇。

    他和她是因为种种原因偶然相遇。

    有幸同行了一段时间。

    缘尽就要分开。

    唯一他能留在心里的,只有一段深深的记忆。

    也许在余颖心里,只怕是小事一桩,根本就不需要别人的关注。

    甚至她就没有想着从他这里拿到什么好处。

    但作为一个有良心的人。

    他还是想要感激她。

    给予了余颖那个东西。

    是他希望自己有一天,会得到这个人消息。

    即使拿着山鹰的人,不一定是这个女子,但一定见过她。

    他也就能知道她的是否安好。

    好几个原因,让他把这个山鹰送出去,也不会后悔。

    听到南希的问话,他缓缓地说“其实刚才那个东西对普通人来说,也算是珍贵,但对于她来说,并不算多么珍贵。像她这人,一般不会用到这个的。”

    “怎么?瑞卡你是看到她的未来吗?”南希问。

    说话时,她很惊讶地看着瑞卡。

    他和她是夫妻两个人,相互很明白对方的底牌。

    就像瑞卡之所以能成为小主人的心腹之人,不单单是因为他聪明。

    更因为他具有一个很少见的天赋。

    他的天赋是有时候会做预言梦,在梦里看到未来的一些痕迹。

    比如说在这一次被捕奴者抓起来之前,他就知道带着小主人上路是危险重重。

    可是他们那个时候只能是硬着头皮冲。

    要知道阿德卡的父母突然去世。

    大笔家产就落到这个才三岁的孩子身上,引来别人的暗杀。

    瑞卡夫妻接受老主人的命令,带着阿德卡逃出来。

    在追杀的过程中,他做梦了。

    通过那一场梦,他知道一条是生路。

    他们在遭遇捕奴者抓捕时,就没有反抗。

    当初,南希在听从瑞卡命令时,心里还有几分犹豫。

    被抓进去后,南希是着急的。

    同样瑞卡也是担忧的,生怕自己做的梦不准。

    但余颖的到来,让瑞卡知道,能带给他们一条生路人到了。

    “没有,我并没有梦到什么,但对于她的功劳来说,那个东西根本就不值什么的。”瑞卡说。

    “嗯,她是咱们命里的贵人。”南希说。

    “是的,咱们这一次可是折损了不少人,好在是遇到了她。”

    “有了她的对比,让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很弱的人。”南希说。

    “南希已经很不错,其实我才是最弱的一个。”瑞卡说。

    这句话他说的是真心实意。

    从逃亡开始,南希是又要带着阿德卡,又要照顾他。

    实在是特别辛苦。

    “辛苦你了。”瑞卡说。

    “不辛苦。”南希说。

    说话时,南希的心情是有些激荡的。

    将刚才看到丈夫送出的标记时,冒出来的酸涩一扫而空。

    即使瑞卡并不怎么夸赞余颖,但南希能感觉出来丈夫对她欣赏。

    余颖太过优秀,令她相形失色。

    她心里是酸溜溜的。

    瑞卡看了一眼南希,说“真的,你跟着我这段时间是吃不好睡不好。”

    “这段时间里,你都瘦了很多,等咱们回去后,就好好养养。”

    “嗯。”

    南希心里甜蜜蜜的。

    因为在她心里吃苦受累都不怕,只怕夫妻不同心。

    南希心里灵机一动,说“这一次,咱们回去之后,我就给商会里的人说清楚,以防有人慢待咱们的恩人。”

    “好的,交给你了,好在咱们遇到一个好心人,咱们才有机会活着,能回报一点是一点。”瑞卡说。

    说余颖心好,是在这个过程中她可以拿到更多的钱财,甚至根本就无需管他们。

    但她为了安排几个原本根本就不认识的人,答应下护送他们。

    可以说,她算是善良的人。

    而他之所以想着送给她山鹰,就是因为这个东西算是艾佛商会的标志。

    如果余颖再遇到救下人后,没处让人安身的难题。

    可以送到艾佛商会。

    这样子,也可以算是一个机会。

    瑞卡从心里感激光明神,在经过一次次追杀和背叛后,给他送来心地纯良的人。

    如果可以,瑞卡倒是希望这样的人多点。

    希望他们有一颗高贵而善良的心,同时还有强大的实力。

    “瑞卡,我明白,希望她一路平安。”南希看着余颖消失的地方说。

    “咱们走吧,他们应该在等待小主人。”瑞卡说。

    他们两个人抱着孩子,在大批人马的簇拥下,去了他们该去的地方。

    在瑞卡转头时,嘴角浮出一丝庆幸的笑意。

    有些人不是以为他们都成为奴隶?

    呵!

    运气好的他们逃过一劫。

    他们已经到达最后的地方。

    这个孩子会好好活下去的,有一天拿回他应得的东西。

    而这时候的某个地方,有人在咆哮为什么煮熟的鸭子飞掉?

    他们找上联络人。

    想要看看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可是花了不少钱,为什么没有成功?

    事实上,那个被委托的组织,此刻也是自身难保。

    不久前,他们的货物出现一个大问题。

    导致那些被预定下的货物,不单单是没有收到钱财,还被赔偿双倍的损失。

    这种情况下多付了不少钱财。

    利益上有了不小的损失。

    更坑的是被派去抓捕的人,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包括那个最顶尖的准法圣一去不回头。

    没有了消息。

    明明他传来的信息上说已经找到那个孩子。

    可后来再也没有什么消息。

    绝对出事了。

    后来他们找到了准法圣最后消失的地方,也没有找到那个人。

    找寻了半天,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那就是他应该是死掉。

    有人破坏整个附近的环境,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痕迹。

    只大体上知道,他应该是死在那里。

    怎么死的?

    不知道。

    是谁动手杀人的?

    更加不知道

    甚至连残骸也没可以找到

    这一切都标志着杀人者,是太难抓捕回来。

    要是早知道如此棘手,他们就不会触及那个人。

    最后他们决定不再抓捕那人。

    因为损失太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