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剑心 作品

九、玉面春光(9)

    黑衣人一走,陈荻秋等人便欢呼起来。? w?()陈荻秋眼中闪光,盯着朱相如说道:“原来大哥是武当高足。怪不得神功盖世,三拳两脚便将这帮恶贼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今天若大哥不在,兄弟便小命难保了。”

    朱相如看到强敌已遁,又惦念着岸边的马匹行李,这一折腾,已经日薄西山,向陈荻秋拱了拱手,说道:“兄弟,敌人已走,估计不会再来。我尚有要事在身,就此别过了。”陈荻秋眼圈一红,低声说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杀人,以后我少杀些就行了,你何必急着要走。”朱相如心想:“年纪轻轻心狠手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你既然知道杀人不好,还如此嗜杀滥杀。”便道:“委实是我有要事在身,这样吧,等事情办完了,过些天我来看你。”陈荻秋这才转愁为喜,说道:“大哥你一言九鼎,万万不可哄骗我。”伸手将腰带上的一块佩玉解了下来,递给朱相如,说道:“大哥,你若要找我的话,便到西郊的‘野园’,将这玉佩交给看门的人,他们就都明白了,自然便会见到我了。”

    朱相如接过那玉佩一看,只见那玉佩光泽湿润,镌刻玲珑,一看便知是名贵之物。也不推辞,从他手中接过,放入怀中。陈荻秋问道:“大哥,如果我想见你,又到何处找你呢?”朱相如道:“我行踪无定,还是我来找你吧!“又想起身上所穿衣服是临时向陈荻秋借穿的,说道:“兄弟,这衣服我应脱还于你。”

    陈荻秋忙道:“大哥,这身衣服是小弟前些日子新做,从未穿过,大哥穿上还算合身。今天有缘和大哥结拜,算是我送给大哥的见面礼,还望大哥不要嫌却。”

    朱相如听得他如此一说,不好再行推辞,便道:“如此我便不客气了。”这是阿云已将朱相如先前的衣服折叠得齐齐整整捧了过来,陈荻秋接过,递给朱相如,说道:“大哥,你的衣服我已经命人烘干。”朱相如接过道:“多谢兄弟,愚兄这便告辞了。”向众人略一躬身,转身走到船头,脚尖一点,便跃到了岸边。陈荻秋及阿云等人站立于船头,恋恋不舍地瞧着他离开,直到他走得远了。

    朱相如来到之前黑马食草的地方,见那黑马仍乖乖地在草地上啃着青草,一场大雨,将它的皮毛冲洗得更加光滑漂亮,那黑马颇通人性,因不见主人到来,便在大雨中受淋也不离开。

    朱相如拍了拍它的脑袋,说了句:“好马儿!”黑马鼻子里吹出了一声轻响,似是回应。

    李相如从马鞍上取下包袱一看,见里面的东西被大雨浇湿后,又被太阳晒了两个时辰,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当下将手中的衣服放入包袱中,这才上了马,择路往昆明城而来。

    进了昆明城,已经是黄昏时分,他离滇十余年,进入城中,对城中的一切都变得陌生了。他找了一家不起眼的小